头像@K.达.阿里勒
微博@清魈stockholm
这里清魈
主海贼 山治厨
索香索 唐柯 萨艾
沉迷山治的美色无法自拔的一个痴汉。
世界第一山治吹。
大家都有脑洞
我。没有脑子。

「索香」绿藻带来的美梦。

一个月没写文。做个小复健。
后面有个万字文。

那一天,索隆想起了曾一度被佩罗娜的《苏男友速成》《如何快速到手傲娇男朋友》所支配的恐惧。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  
 

  
 
   “死人妖给我滚远点。”山治带着他的铁刘海俯冲下来踢在卡玛茵脸上,面上明显是炸毛的,但若仔细看你会看到他眼下的黑眼圈,一副神经衰弱的模样。而自从来到桃色王国卡玛巴卡,已经半年有余,他已经拿到了大半的菜谱,腿技也锤炼的炉火纯青。
 
 
   他学会了月步,被人妖夹击时本能使然的飞了起来,至少能逃离包围,不至于精疲力竭时被套上粉裙子。事实上他学的很快,一个月能招架人妖的多数攻击,两个月能穿上自己的西装,三个月学会月步。
 
 
   从他刚来到卡玛巴卡王国他就发现了这儿的风景别致的很,不过他看到著名桃色岛的全貌之后大概会恶心那个桃心吧,他被追的时候经常躲进森林里去,由此这两年里那些植物就是他的朋友,唯一使他可以静下来的朋友。
  
  

---------
 
  
 
   “娜美小姐,罗宾小姐………………”
 
 
   山治叹息一声,低着头蜷着腿一脸绝望,他的衬衫从来不慌乱,比主人冷静的多,此刻却狼狈的挂在他身上。他知道他没说出的那个名字是谁,他也知道他不该如此。 自从香波地他的烟断过一段时间,脑子里乱糟糟的,很少空闲下来坐着吸烟。
  
 
   他感到裤脚被拽了拽,抬头一抹蓝色映入眼帘,一朵小花摇曳着,舒展开的叶片直指烟头,弯着腰像是被呛到了。山治歉意一笑,用鞋底按熄了烟,再把烟头小心翼翼的别在西裤兜里。他伸出食指碰了碰小花的叶子,“很抱歉,可爱的lady。”小花的叶片转了方向,引着它像是去哪,沿路花儿们都在指路。
 
 
   他望见了波光粼粼的湖面,闪着满是爱意的光,刺眼的很。他看不清湖里到底有什么,或许一头海王类也不稀奇,这儿可是伊娃的地盘,或许会有什么奇怪的趣味去饲养一条人…鱼妖。
  
 
   他望见了远空掠过的海鸥,带着报纸,说起来他都没怎么好好看过早报,连吃早饭时也要提防着下一秒会发生什么。开什么玩笑,他可不想被套上那种羞耻的裙子。
  
 
   然后他看到断垣树下,一颗小小的绿藻。
 
 
   他从没见过陆地上的绿藻,多数时候在湖边的浅滩上会看到,也都被鱼类一扫而空。
 
 
   “…”
  
 
   他突然就笑起来,那只小绿藻球太像背过身摆着副臭脸面壁的索隆,以至于他忍俊不禁。他戳了戳那只小绿藻球,意外得到了很可爱的回应,小家伙摇了摇身子。
 
 
   山治覆手握住那小小的一团提溜到怀里,心情愉悦的回了房间。他把小绿藻泡在水里,解了领带衬衫舒服的去洗了个澡,他听见外面的喧闹声,大概只有这个时候他才能安逸一会。人妖们吃晚饭的时间是固定的,他也不与他们共餐,通常自己琢磨菜谱开新菜品。
  
 
   …有点焦躁。
 
 
  
 
 
 

 
   莫名的浮沉感,山治感到他正漂在水面上。“我…?”他翻了个身,轻而易举,却感到哪里不对,他一翻身钻进水里,看着自己下身带着蓝色鳞片的尾巴一脸茫然。
 
 
   …?不是,尾巴…?????
 
 
   但说尾巴是有点奇怪,他的尾巴上满布着海蓝色的鳞片,他靠水面很近,阳光照在他身上,鳞片熠熠生辉。他翻身一挺滑出水面,他将湿透的头发尽数揽到脑后,向西边望去。一个金发男人正碰着朵小花,像是笑着说些什么。
 
 
   “那是…我…?”
 
 
   他环顾四周,发现环境就是卡玛巴卡的那片湖,他半跃水面看自己映在水里的模样。他满脸青靛色,两只尖耳朵像是精灵般灵活,手指间连着鱼人般的蹼,但却有着一条美丽人鱼的尾巴。
 
 
   他看着西边,他的身影捉起小绿藻慢慢远去。他猛然听到水声,在他没有发出半点声音的时候,他听到了微风做不到的水声。山治警觉的躲在水下,他看到水面上有船划过,有桨探下来划动,也有一只略显黝黑的手探着水,那只手像是在海中航行,探寻洋流的方向暖湿。
 
 
   他摆着尾巴轻盈的一变方向避开那道桨,却没发现那只手敏锐的察觉到他的存在。一道鱼叉凶猛的钻下来,他发动见闻色霸气很容易的避过,却被接踵而来的攻击弄的恼怒。
 
 
   山治暴怒着跳出了海面,想以双腿攻击,却发觉现在的自己没有双腿,尴尬的落回水面。他在水下一遍遍告诉自己,他现在是海妖,能用歌声攻击。他再一次跃出了海面,漏出大半上身,他认真地看着船上戴斗篷的人唱出声来。
 
 
   音乐🎵
 
 
   是很好听,船上的人像是个渔夫,带着斗笠披着蓑衣。他唱的声音很轻,甚至有点无声。渔夫怔怔的看着他,像是木塑一样,眼里晦涩的很。山治也愣着,他无由地萌生了一种冲动,想去拥抱面前的人。他盯着那人斗笠下的脸,想要知道对方是否也有一样的想法。
 
 
   他摇摇头否定了自己。
 
 
   荒谬。
 
 
   为什么要去拥抱一个敌人。
 
 
   他的脑海里却涌现着爱意,和翻涌的回忆。他停止脑内的思绪上前,准备攻击。“圈眉...”渔夫的声音很轻很轻,快要融进那风里,却清晰的传到山治的耳朵里。他怔怔的看着渔夫解了蓑衣摘下斗笠,露出那张脸。
 
 
   绿色植物的头发没什么变化,却白了很多,左眼狰狞的布着一道疤痕,却更显英气。“海妖也会有圈眉吗。”山治回过神,深吸一口气,一翻尾巴把渔夫的小船打翻,使得绿藻头一样的混蛋掉在水里成了落汤鸡。
 
 
   此刻他终于感受到了海妖的好处,在水中移动自如,速度显然比人类快多了。他在绿藻头身边游动,俶而下落尾鳍拂过他的脚底,俶而上游在他耳边轻语,看着他努力憋气的模样。
 
 
   索隆很快浮上了湖面,却在水下被山治拉着一条红腰带。脸憋的潮红,与水下的那条海妖比力气,却怎么也呼吸不到空气。他惊诧于那个圈眉的力气,却感到身体一松浮上水面大口呼吸。
 
 
   山治看着手里的红腰带一脸黑线,浮上水面,却看到某个变态暴露狂衣衫半解。“哟,没想到绿藻头还有做暴露狂的潜质。”索隆满是不在意的搭着那条绿袍,任凭它在水里像毯章鱼般浮沉。
 
 
   “圈眉海妖的歌声挺好听。”
 
 
   “哈...?”被突然其来的夸赞弄红了脸,“你是笨蛋吗?!”山治大骂一声翻身潜入水面以下。看见索隆的嘴角一点点的翘起,不知道是折射所致还是...
 
 
   一阵气泡在不远处出现,索隆下了水面朝他扑过来,那件浸了水的绿袍也就掉了下去。山治看着那个人扑向他,拥住他,吻着他。他像是笑起来了,整个人带着不可一世的狂气,这是他的一贯做派。
  
 
   “我很想你。”
 
 
 
--------
 
 
 
   “...!”
 
 
   山治突然惊醒,却发现自己没有在浴缸里泡烂而是在床上舒舒服服的睡着。感到脸上一片僵硬,迷迷糊糊翻了被子下床,眼边有些细碎的头发,他冲进洗漱间。
 
 
   镜子里,活脱一个人妖。
 
 
   蓝色的眼影,艳粉的口红,蜷曲且长的金发,还有...粉色带着泡泡袖的公主裙。一脸黑线的山治洗了把脸,就知道那群死人妖没那么好心!!!!
 
 
   苦日子还有一年多呢。

 
 
  
 
  
 
 
  
 
 
  

  

评论(9)
热度(48)

© 清魈stockholm_复健中 | Powered by LOFTER